偷拍哥哥嫂子做爱 偷拍哥哥嫂子做爱 哥哥出差了,托我照顾在家的嫂嫂

时间:2017-08-16 08:04 点击:2225次 来自:网络原创 作者:网络小写手
导读: 哥哥和嫂嫂的爱情似乎很美满,他们自结婚以来几乎每晚床都要嘎吱嘎吱。我每天晚上就是伴随着他们床的晃动声睡着的。有时候内心燥热的很,我听着听着也能想歪了,我的梦里会出现嫂嫂,她的丰乳,她的肥臀,还有她咿咿呀呀的呻吟声,都让我热血沸腾。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我控制不了我的思想,我的春梦,我强烈的性欲望。…

哥哥和嫂嫂的爱情似乎很美满,他们自结婚以来几乎每晚床都要嘎吱嘎吱。我每天晚上就是伴随着他们床的晃动声睡着的。有时候内心燥热的很,我听着听着也能想歪了,我的梦里会出现嫂嫂,她的丰乳,她的肥臀,还有她咿咿呀呀的呻吟声,都让我热血沸腾。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我控制不了我的思想,我的春梦,我强烈的性欲望。终于,嫂嫂有一天躺在了我床上,我感觉我缺失的一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都被填满了······ 

哥哥和嫂嫂的爱情似乎很美满,他们自结婚以来几乎每晚床都要嘎吱嘎吱。我每天晚上就是伴随着他们床的晃动声睡着的。有时候内心燥热的很,我听着听着也能想歪了,我的梦里会出现嫂嫂,她的丰乳,她的肥臀,还有她咿咿呀呀的呻吟声,都让我热血沸腾。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我控制不了我的思想,我的春梦,我强烈的性欲望。终于,嫂嫂有一天躺在了我床上,我感觉我缺失的一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都被填满了······ 

当东方天边刚刚露出点鱼肚白,桥梁工地上的千瓦大灯的光便暗淡了,疲倦地闪着眼睛,点缀在一马平川的清溪村,犹如广袤天空里的一颗小星,孤独而寂寞。江家厨房里的灯也亮了,虽然只有四十瓦,却比那颗大灯亮堂得多,狭小的厨房,被照得如同白昼。于是见一个人影,脚在地面,身子在墙上,很像童话里的巨人。影子行动迟缓,肚子部位显得特别突兀,高高地隆起,显示着一种生命涌动的迹象。 

“静,我叫你别起来做饭,你就是不听,唉!”

厨房隔壁的房间里,一个算不得苍老的声音叹息着,接着就听翻身下床找鞋子的声音,轻微咳嗽的声音。 

“妈,你身体不好,不要这么早起床!”

厨房里,影子的嘴巴在动。影子的一只手在锅里鼓捣,一只手撑着腰,仿佛不撑着,那腰就承受不了肚子上的重量。

“我起来喊涛子,让他自己做。你挺着个大肚子,行动都不方便,做什么早饭!哎——”

“就让涛子兄弟多睡会儿,他们今天去看考试成绩,要走二十里路呢,养好精神才好走路。”

厨房里多了个影子,是涛子。涛子冲妈妈房间说:“妈,你别起来了,我起来了!”

“你还晓得起来呀?我以为你睡死了呢!也不体谅体谅你嫂子,她怀着你侄子呢,傻小子!”妈妈似乎又躺床上去了,木床吱嘎了一声。

“嫂子,你回去歇息吧,让我来。”

嫂子看了看小叔子。因为天热,这家伙也不避忌嫂子,赤裸着上身,露出强健的肌肉。涛子是个懂事、勤快的孩子,生在农村,从小干重活,身体素质天然地棒。嫂子笑了笑,说:“涛子,你休息好了吗?来回四十多里路,会累坏你的!”

“放心吧,嫂子!”江涛拍着结实的胸膛说。

“涛子,估计能考得怎么样?”嫂子笑着问。

“我江涛就没考砸过一回!”涛子自信地道。

“又冲壳子!”妈妈在隔壁笑着,笑声里没有责备,倒很是得意。

“妈,涛子可不是冲壳子!”嫂子自豪地说,“涛子,考好点,我们都看着你呢!你回去再睡一会,嫂子做好饭叫你,你哥也要早些吃呢。”

“嫂子,我早睡醒了,没事,我会考好的。哦,哥白天黑夜地干,可别累着,房子什么时候造是小事,身体是大事!”

“涛子,你可真懂事!”嫂子笑着说,“既然没事,就帮嫂子烧火吧。”

“好的!”涛子就看着嫂子的笑来到灶前,帮忙往灶里添柴禾。涛子爱看嫂子的笑,那笑像一个美丽的梦,又像秋天河面上的雾,怎么看怎么美。

嫂子一边淘米往锅里放,一边不经意地打量小叔子。火光里,涛子的脸红堂堂的,每一颗汗珠都能看得清楚。嫂子心里想,涛子今后可比他哥有出息,绝不至于连大学都考不上。涛子的前途仿佛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实实在在,像看涛子脸上的汗水珠子,看得清清楚楚的。

叔嫂配合着做好了早饭,涛子要上学,胡乱扒拉着饭吃。嫂子便从厨房出去,到院子里,抬头看了看天,见曙色未起,便又进厨房,对隔壁屋里的婆婆说:“妈,我想去再睡会儿!”

“快去吧,以后再不要这么早起来,将息自己的身子要紧!涛子能做饭的。”婆婆在床上翻身。

嫂子看了看吃完了饭,正忙着收拾碗筷的涛子,用拳头敲了几下腰,走出门去。

涛子见嫂子艰难地向外挪动的身影,心里很不好受,眼里就含上了泪水,一时间怔怔地立着不动。

“明天,”涛子心里想,“明天我一定要让嫂子吃我做的早饭!”

嫂子临出门,回头看了看,笑对涛子道:“涛子,发什么呆呀?不怕迟到啊!”

涛子从怔忪中醒过来,“哦”了一声,忙自己的去了。

嫂子回去上床时,不小心弄醒了丈夫江波。

“吵醒你了啊,大哥?”嫂子上床的动作就变得轻轻的了。

“不是,我自己醒的。”江波揉了揉眼睛,见窗外天光渐渐亮了,打了个呵欠说,“工地上这灯也太亮了,连是不是天亮了都不清楚,真是!”

“是天亮了。”嫂子说,“没睡醒就再睡会,你白天干一整天,晚上还加那么久的班,我真怕你受不了!”

“没事!”江波笑着,一把揽过老婆,抚摩着她的突兀的肚子,侧过耳朵去听胎动,“有你娘儿母子在后面给我撑着,我还有什么受不了的?” 

“可惜肚子越来越大了,要不然,我也可以到工地上去挣点钱的。你看,光你一个人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造这老房子。眼看涛子就初三了,离读高中还只一年,到时也要用钱——”

江波抱着老婆,在她脸上亲了亲说:“你不用担心,有我呢!”

“都怪我,要不是我进门就克死了爸,花光了积蓄,我们也不至于这样——”

江波捂住了老婆的嘴,不让她说下去:“静,这都是庙子里那王瞎子瞎说的,我不许你也跟着这样说!我们是高中毕业生呢,难道也跟着迷信?”

“不是我信不信,大家都这样说,还说我要克妈妈,克你,克——我都害怕了,要是真这样,我,——你叫我怎么活啊?”

江波拍着老婆的肩,安慰说:“静,别信那些瞎话,怎么可能!好了,我起床了,你好好睡会儿,啊!”

嫂子点点头,看着丈夫起床,听着丈夫去厨房洗漱,吃饭。她其实根本就睡不着,但躺着比坐着或者站着舒服,她喜欢这样躺着。这样躺着感觉安全,因为有床框范,有帐子罩着,有屋子关着,有院子围着。她不喜欢出门,因为一出门就能听见庙里的那个不是和尚的和尚撞响的老迈的晨钟或者暮鼓,听见竹树林里不时传来的关于自己克死公公的传言,听见婆婆一声声无奈的叹息……甚至会时常莫名其妙地闻到庙子里飘散出来的香火的味道,像硝烟还没散尽的那种味道,充满着死亡的气息,总能勾引起结婚那晚经历的那种大喜过后的大悲…… 

她在床上躺着想心事,江波便进来了,他刚漱了口,满口的清香味。他用他的满是清香味的嘴亲了亲她的脸,色迷迷地说:“不亲一亲,我走路都没劲!”

她娇嗔着:“天亮了啦,你就不怕涛子在院子里看见?”

“涛子早走了。妈妈起床了,今天好像是观音菩萨的生日,她要上庙去烧香。我叫她别去,硬不听。也不知道当初造庙那和尚是什么玩意,好好的平地不造庙,偏选择半崖上造,庙会上人又多,万一挤下崖去,可怎么得了!观音也是,一年生三次,害得我老为妈妈担心!”江波俯看着老婆,恋恋不舍,嘴里说了一箩筐的话,就是不肯离开。

“大哥,妈妈吃斋烧香,还不都是因为我!”嫂子又开始了自责,“要不是我——”

“又来了!”江波打断老婆的话,“说过不许你再提的!”

嫂子便不再说,却定定地看着丈夫,傻傻地笑。江波也看着老婆,相对傻看。

“你还不去?”嫂子笑着问。

“还没看够!”江波说。

“那就别去了,在家慢慢看!”嫂子吃吃地笑。

“我要把你身子的每一部分都装进脑子里,带到工地上慢慢回味——”江波声音小下去了,低得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见,“我会一边挖土,一边听着宝宝的胎动,听着听着,一天的漫长时间就打发了……” 

嫂子吃吃地笑着,用指头点着江波的头:“好了啦,不正经,再不走,要遭扣工钱了!”

江波这才站直身,不舍地走出房间。妈妈早在堂屋里,恭恭敬敬地给家神上香。江波看了一眼那被烟熏得面目全非的家神,看那“天地君亲师”几个大字,心里就很不舒服。不舒服归不舒服,妈妈喜欢给他们上香,自己也没办法。

等妈妈上完香,江波说:“妈,庙里窄,人又多,你要注意安全!”

“你这孩子,大清早起来说什么屁话来!”妈妈横了江波一眼,很不满意儿子的这句劝告。

“算我没说,我走了!小静还在床上,你自己吃饭,别喊她,让她睡会儿!”江波说着,走出了大门。

“你等会儿!”妈妈突然想起似的,追出大门,在篱笆门边赶上儿子,拉着他到桃树下说:“杜静肚子大了,你们晚上可不许再闹腾了,听好没有?”

“妈,你这是说什么呀,也不怕外人听见!”江波又尴尬又好笑,四下看了看,红着脸,小声说,“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妈妈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